捕鱼达人4官方下载平台
5200小說網 > 修真小說 > 第一狂妃:廢柴三小姐 > 《第一狂妃:廢柴三小姐》正文 第3660章 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
    在罌粟之火焚燒下來的時候,瑤池女皇緊閉雙目,一心赴死。

    此前在一百零八陸的合并會議上,她的確因為無量公國和樓蘭的事,與女帝發生了沖突,起了爭執,有過節。

    但她以為,現如今的倆人也算是產生了某種羈絆,是生死之交了,怎么知道,夜輕歌解決掉沐如歌,第一個就是來找她尋仇!

    “女帝!不可……”樓蘭焦急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樓蘭和眾人都已驚訝。

    罌粟之火并未將瑤池女皇燒為灰燼,相反,被罌粟之火焚燒過的地方,瑤池女皇的肌膚恢復如初。

    瑤池女皇自己也察覺到身上的痛感消失,她猛地睜開了雙眼,低頭看去,只見她的雙掌,細膩柔滑!

    這……

    瑤池女皇詫然地望向輕歌,輕歌淡漠地道:“我說過,我會把貌美如花,還給你。”

    瑤池女皇這才后知后覺的知道,罌粟之火,是來治愈她的。

    “算我錯怪你了。”瑤池女皇道。

    輕歌笑了一聲,走向七殿王和玲瓏郡主。

    她的外公和玲姨,還被關在秦靈祖的深淵陣法當中。

    數步后,輕歌頓住,回頭看去:“等哪日本帝有空,便來見識見識一下你的九宗神獸。”

    瑤池女皇聞言,面色驟變,旋即傲然一笑,“那你可得睜大眼睛,好好見識見識了。”

    醉在輕歌衣襟內的火雀鳥,小爪子掏掏耳朵,翻了翻白眼:九宗神獸,什么垃圾東西?敢在天赤爺爺面前賣弄?打死!

    輕歌背對著瑤池女皇,擺了擺手,來到毀滅陣法旁,望向秦靈祖:“開陣。”

    一副強悍和命令的口吻。

    秦靈祖氣急攻心,一口氣險些沒有喘過來,怒視了輕歌,旋即失笑,道:“夜輕歌,你不是有能耐嗎,你來破陣。”

    一道沖擊之力,從斜側掠來。

    毀滅陣法,已破!

    眾人和秦靈祖全部朝發出沖擊之力的地方看去,只見阿柔坐在金光當中,竟將毀滅陣法給破了。

    秦靈祖瞪向阿柔,一陣心驚。她,是什么人?

    好強的破陣能力!

    阿柔從容不破地站起來,人畜無害,面露笑容:“秦靈祖,非常抱歉,一不小心,就把你的陣法給破了。”

    秦靈祖雙手攥緊成拳,樓蘭和無量太子狐疑地看向了阿柔,怎么覺得,天真無邪的阿妹,變成了一只小狐貍?

    也不知是跟著誰學壞的。

    秦靈祖接二連三被打臉,氣急敗壞,惱羞成怒。

    輕歌拿出療傷丹藥,分別遞給了七殿王和玲瓏郡主。

    這時,輕歌才看見玲瓏郡主背后的傷。

    血肉模糊,皮開肉綻。

    何止一個觸目驚心了得。

    輕歌頓足,面上流露出森寒之氣,驀地,她扭頭沖向秦靈祖,玲瓏郡主服下丹藥,急忙抓住了輕歌的手腕。

    天壇靈祖,不能再得罪了。

    她害怕此恨無休無止,會成為輕歌大道路上的坎坷,禍害。

    她的那點傷,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輕歌停了下來,回頭深深地望著玲瓏。

    玲瓏郡主緊攥著她的手腕,不肯放力,也不說話,就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小侄女是個聰明人,知道如何取舍。

    忍一時,風平浪靜。

    輕歌一動不動,呼吸卻是急促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玲姨,在我心中,你就是我的親人,我的長輩。”輕歌低著頭輕聲說。

    玲瓏眼眶紅了一大圈,淚珠溢出……

    “今日,我為一百零八陸,不顧自身安危,深入險境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死在虛空禁地,我乃女帝,身有帝王重責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在奮力救人,九死一生的時候,卻有賊人,在我的身后,在我看不到的地方,欺辱我的親人。”

    “這滿背傷口深可見骨,我不知道,是什么樣的畜生東西,才能做出這種天怒人怨的事情來!”

    她的聲音,響在天地間。

    輕歌另一只手抬起,放在玲瓏郡主的手背,將自己的手抽出。

    “不為玲姨討回公道,我夜輕歌,誓不為人,倒不如死在虛空禁地!”

    輕歌轉身就走,走向秦靈祖!

    玲瓏郡主看著輕歌前行的背影,淚水流出,爬滿了整張臉。

    她緊咬著下嘴唇,下頜輕輕顫抖,哆嗦。

    十年了。

    原來,還有人,像那個少年一樣,保護她。

    玲瓏郡主閉上了眼,淚水卻是止不住的流出。

    源源不斷。

    秦靈祖冷視夜輕歌:“夜輕歌,你瘋了?你想做什么?我不會對你手下留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秦靈祖,冤頭債主,你我之間的仇,自可堂堂正正,光明磊落的來尋,何必傷及無辜之人?”

    輕歌冷笑道:“你現在自斷一骨,玲姨的傷,我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秦靈祖仿佛聽到了天大的笑話,尖聲笑了許久,再望向輕歌,問:“夜輕歌,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讓本座自斷一骨,你簡直是在癡人做夢!”

    輕歌不再說話,直沖往上。

    秦靈祖登時祭出無上陣法,覆蓋輕歌。

    只是還不等陣法裹挾過去,阿柔施展凝結出的沖擊之力,就已掠來。

    還沒完全開陣,就已被破陣!

    無量太子在國王耳邊說:“阿柔如此,會得罪秦靈祖,日后,無量公國只怕沒有好日子過了。”無量國王正驚喜于阿柔的蛻變,聽到太子的話,一陣思索,而后突然一巴掌打在了太子的頭上:“既然跟著女帝,就是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,你他日既為無量之君,就不能

    有貪生怕死的想法。阿柔此舉,非常漂亮!”

    太子摸了摸頭頂的包,有些哀怨,還有些擔心。

    他的兩個妹妹,都是天才。

    只可惜,因為皇甫齊和賀蘭春的原因,原本能飛黃騰達的樓蘭,被長白仙族拒絕了。

    阿柔又有陣法奇才,好好修煉,去到三千世,肯定會一鳴驚人。

    現在得罪了秦靈祖,只怕,沒有種族會冒著得罪秦靈祖的危險,去接納阿柔。

    無量太子看向了阿柔,緊抿著了唇。

    阿柔凝結陣法之力,時刻留意著秦靈祖的動向,只要秦靈祖結出一個陣法,她就能破一個。

    無所不迫!

    阿柔坐于金光內,深深地望著女帝。

    她會是女帝最堅實的后盾!為其,赴湯蹈火,在所不辭……
捕鱼达人 摇钱树捕鱼 国际股票指数 山东11选5任五遗漏 幸运赛车大小单双怎么算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双色球 电玩大富翁官网 姚记捕鱼弹头 广西双彩24选7的走势图 股票基本面分析方法 免费网络赚钱 免费大众麻将游戏 股票分析论文 分分彩10中9技巧 广东26选5没开了吗 论坛股票群 如何从网上赚钱 qq手机四川麻将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