捕鱼达人注册
5200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女總裁的貼身特種兵 > 《女總裁的貼身特種兵》正文 第2638章 物資到手
    看著金六五離去,林斌嘴角微微翹起。

    這一批根本就不用領取的物資拿到手,錦繡閣在皇城開分號的資金就足夠了。扭頭看了眼忙碌的裴山陽,他也沒有打擾,雙手負在身后隨意的參觀,拿過書架上的竹簡翻看一下,不是基礎的煉器之法,就是基礎的煉丹,或者是練符之法,等同于裝

    飾品。

    沒意思。

    放下竹簡后,他在一張書桌前坐下,取出個煙灰缸放在桌上,點上根煙吞云吐霧,順手拿過桌上一疊紙,掃了眼就來了興趣。

    除了裴山陽的書桌外,另外兩張書桌都有點亂。

    有瓶瓶罐罐,也有像是雕刻刀一樣大大小小的刀子,還有竹簡、玉盤和玉簡等物,但只有這張桌上有這么一疊紙,是很常見的黃草紙。

    每張紙上都有折痕,幾乎都不相同。

    說明這些紙原本并非在一起,而是匯集到這里后打開放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沒張紙上都寫著一個或者多個問題,字跡都不相同,并非出自一人之手。

    林斌之所以看了眼第一張紙上的問題,就會來了興趣,是因為這個問題和他有關。

    “林都尉打造的熱循環系統,核心就是銘刻在鍋爐上的陣法,我從來沒見過如此簡單實用的陣法,和我所學的陣法構造完全不同,請問是前人遺留的陣法嗎?”

    這就是第一張紙上的問題,落款是陣匠馬大云。

    林斌笑著翻看一下這一疊紙,差不多是二十多張,除了第一張紙上問的是陣修問題,其他紙上問的都是器修、丹修和符修的問題。

    這就間接的說明,陣修數量稀少。

    當然,也存在陣修都很牛逼,沒有什么需要尋求幫助的問題。

    只不過后一種可能性很小,陣修研究不透的問題應該是更多。

    林斌將陣匠馬大云的那張紙放在一旁,而后提筆蘸墨,一一回答其他紙張上的問題。

    當然不是亂來,他是認真回答每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不到十分鐘就全都搞定了,重新疊放在一起后,他又拿過陣匠馬大云的那張紙,逐字觀看,看的不是字的內容,而是字的本身。

    字,寫的有些……

    不丑,但看上去給他一種亂的感覺。

    橫短,豎長,撇捺都像是要飛上天。

    “馬大云,有點意思。”

    林斌笑著點了點頭,對這個馬大云很有興趣。

    看了眼還在忙的裴山陽后,林斌拿著馬大云的這張紙起身,說道:“老裴,我還有點事,就先走了,你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裴山陽愣了一下,抬頭看看林斌,似乎才想起林斌在這里,連忙起身,滿臉歉意的說道:“你看我一忙起來就把你忘了,坐坐坐,我給你倒茶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工作狂都是神經質。

    林斌苦笑著搖了搖頭,連忙攔下裴山陽,說道:“我還有事情先走了,你繼續忙吧,不用招呼我,等我從南域回來后找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實在是忙,緊急公務,不能不處理。”裴山陽很是不好意思,“那行,等你從南域凱旋歸來,我給你接風洗塵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就這么說定了。”林斌笑著點頭,揚了揚手中的那張紙。

    裴山陽以為林斌拿的是物資清單,也沒有多想什么。

    把林斌送出門,他就小跑著回去處理緊急公務。

    林斌并未走遠,出了小院后就坐在門前的臺階上。

    不多時,金六五就快步回來。

    “林大人,幸不辱命,小的把您要的物資都領回來了。”金六五滿臉有些諂媚的笑容,雙手捧著須彌戒奉到林斌面前,“勞您過目,看看數量對不對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麻煩,借你個膽子也不敢對軍用物資做手腳。”林斌拿過須彌戒在手中掂了掂,看了眼金六五,這才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他還真不檢查,直接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多謝林大人的信任。”金六五連忙躬身行禮。傳言說這位林大人家底豐厚,打賞極為闊綽。現在見林斌沒有絲毫打賞之意,他卻也不生氣,能給持有龍紋金牌的林斌跑腿,是一份天大的榮譽,足夠他吹一輩子的牛逼

    了。

    “和你打聽個人。”林斌沒有打賞,但拿出盒錦繡香煙,點上根后將剩下的遞給金六五,問道:“知道陣匠馬大云嗎?”金六五受寵若驚,雙手在衣服上蹭了蹭,才躬身接過香煙,小心的抽出一根,又雙手托著煙盒奉還,點頭道:“小的知道馬大云,和小的年齡差不多,還未到四十歲,在陣

    法上有些造詣,只不過這個人腦子有點問題,認死理,在天工院沒什么朋友。”

    他不敢過多的說什么,因為鬧不清楚林斌為何詢問馬大云。

    就以馬大云那個缺點什么的腦子,得罪到林斌貌似沒什么值得驚訝的地方,但也有可能是林斌就欣賞馬大云這種人,所以他實事求是的說話,沒有夾雜個人的觀點。

    林斌點了點頭,問道:“知道他人現在在哪里嗎?”

    “往常這個時間,他應該是在陣房研究陣法,至于現在他在不在陣房,小的也不敢確定。”金六五搖了搖頭,問道:“小的現在去給您把他找來?”

    “一起去陣房看看吧。”林斌揚了下下巴,“帶路。”“好嘞,您這邊請。”金六五連忙前方帶路,心中有些疑惑,林斌找馬大云所謂何事?難道真是欣賞馬大云這種腦子缺點什么的人?還是要讓馬大云幫忙做點見不得人的事

    情。

    他有心提醒林斌一下,畢竟馬大云這人腦子有點問題,幫忙做見不得人的事情,未必就能管得住口,不像他這般機靈,能辦事還嘴嚴。

    不過怕弄巧成拙,猶豫再三,他也沒有毛遂自薦,準備先看看再說。

    到了陣房那里,金六五找到當值的管事詢問一下,得知馬大云正在陣房內研究陣法,林斌就點頭道:“帶路,去看看他在研究什么陣法。”

    “您這邊請。”管事連忙點頭,恭敬的帶路。

    來到馬大云所在的陣房外,管事就上前敲了敲門。

    沒什么反應。

    然而,林斌卻突然出手,一道勁風頓時就將管事吹飛。

    金六五臉色大變。三品御前都尉林斌襲擊天工院,難道是要造反?
捕鱼达人 摇钱树捕鱼 2019年王中王平特一肖 熊猫棋牌乐 中超最佳球员投票官网 虔娱江西赣州冲关麻将 网上捕鱼赌博坐牢吗 重庆麻将 虎扑篮球论坛中国篮 土豪金麻将手机安卓 炒股学习平台 见遇乐 股票账户怎么开 吉祥棋牌ios下载 …? 今日股市行情最新消 快赢481最近30期 江西新11选五结果 二人扑克牌有哪些玩